奥福环保大客户“自顾不暇”或账难回 财务数据


更新时间:2019-10-11

  近年来,随着生态文明建设的推进,在打赢蓝天保卫战的背景之下,山东奥福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福环保”)凭借多年大气污染治理行业经验,摩拳擦掌追逐资本,冲击上市。

  反观其身后,奥福环保的问题不容小觑,包括了客户集中度高企,大客户业绩堪忧,或账款难回;应收账款与销售额数据“打架”,天然气和电力的采购额前后“矛盾”,信息披露涉嫌虚假陈述等问题。

  自2009年成立以来,奥福环保即专注于蜂窝陶瓷技术的研发和应用,在发展初期,集中有限资源实行重点领域的大客户战略。而历经10年后,奥福环保的“大客户战略”的弊端或显现。

  在客户集中度高企的基础上,奥福环保的两大客户,却“自顾不暇”,或难“还钱”。

  据第二轮问询函回复,奥福环保自2014年开始向中自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自环保”)销售蜂窝陶瓷载体,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对中自环保的销售额分别为4万元、187.1万元、1,166.22万元、655.38万元。

  据招股书,2018年,中自环保系奥福环保蜂窝陶瓷载体产品的第五大客户,而2019年上半年,中自环保系奥福环保第三大客户。

  截至2019年6月底,中自环保为奥福环保第二大应收账款客户,应收账款余额1,822.9万元,占应收账款总额的比例为14.93%。笢弊腔楷桯岆岍賜腔儂郣ㄗ鏍夤萸ㄘ 2019-09-21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即2019年9月18日,奥福环保对中自环保的应收账款,期后回款为0元。对此,奥福环保解释,由于短期资金压力对方才未能按时回款,并声称中自环保近两年经营状况正常。

  据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数据,中自环保名下有两处动产被抵押,登记编号为成高工商抵【2017】第085号和成高工商抵【2017】第074号,被担保债权数额分别为234.48万元、1,107.96万元。而目前,中自环保被抵押股权数量合计为3,296.99万股,占总股本比例超六成,且股权出质登记日期均为2018年以及2019年。

  据(2018)川0106民初2202号文件,成都新明华物流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曾因买卖合同纠纷对中自环保提起诉讼,而中自环保被判支付货款2.98万元,并支付违约金2,500元等。

  据(2018)川0191民初11124号及(2018)川01民终16377号文件,南京劲鸿茂科技有限公司曾因买卖合同纠纷对中自环保提起诉讼,而中自环保被判支付货款275.5万元以及资金占用损失20.83万元等。

  同样面临窘境的,还有另一位关系“微妙”的大客户,海湾环境科技(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湾环境”)。而关系“微妙”在于,海湾环境既是奥福环保的大客户,又是其竞争对手。

  据招股书,2018年,海湾环境系奥福环保第三大客户,也是其VOCs废气处理设备产品的第一大客户,同期奥福环保对其销售额为1,748.72万元,占营收比例7.04%。与此同时,海湾环境亦为奥福环境VOCs废气处理设备业务的主要竞争对手。

  截至2019年6月底,海湾环境为奥福环保第三大应收账款客户,应收账款余额1,478.51万元,占应收账款总额的比例为12.11%。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即2019年9月18日,海湾环境应收账款的期后回款仅300万元,对此,奥福环保仍是相同的解释,由于短期资金压力对方才未能按时回款。

  据海湾环境招股书,2016-2018年,海湾环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755.57万元、-4,629.31万元、4,440.81万元。

  据海湾环境招股书,2019管家年婆一句诗中特,2016-2018年,海湾环境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合计分别为0.84亿元、1.35亿元、333480.com憨豆特工2中凯特萨姆纳,2.09亿元,其中应付账款分别为0.61亿元、1.04亿元、1.55亿元。

  据海湾环境招股书反馈意见,证监会曾针对海湾环境报告期内经营活动现金净额长期为负、应付账款持续增长、是否存在应付账款还款困难等问题,作出问询。

  对于中自环保及海湾环境的“异常”情况,奥福环保或无过多防范。据招股书,2016-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奥福环保坏账准备仅分别为214.71万元、265.58万元、362.72万元、64.78万元。

  客户集中度高企,两大客户却“账难回”;令人唏嘘的是,奥福环保对它们的应收账款与销售额,还出现“账难平”的异状。

  身兼奥福环保大客户及竞争对手的海湾环境,其披露的对奥福环保的采购额,与奥福环保披露的对其的销售额,出现“打架”的情形。

  据招股书,2018年,奥福环保对海湾环境的销售额为1,748.72万元。

  然而,据海湾环境招股书,2018年,奥福环保的子公司德州奥深节能环保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州奥深”)系海湾环境第一大供应商,海湾环境对德州奥深的采购额为1,769.23万元,比上述奥福环保对海湾环境的销售额多出20.51万元。而按照合并范围计算方法,奥福环保对海湾环境的销售额,应当比该采购额数据“只多不少”才对。

  据招股书,2018年,奥福环保对中自环保的应收账款余额为1,193.68万元,期后回款金额为210万元,而截至2019年6月底,对中自环保的应收账款余额为1,822.9万元。由此可推算出,2019年1-6月,奥福环保对中自环保新增应收账款为839.22万元。

  若取招股书披露的增值税率最高值17%,剔除增值税,则2019年1-6月,奥福环保对中自环保不含税的新增应收账款为696.55万元。

  然而,在同一份招股书中,2019年1-6月,奥福环保对中自环保的销售额(不含税)为655.38万元,比上述计算所得奥福环保对其不含税的新增应收账款696.55万元,少了41.17万元。

  问题远未结束。出现相同问题的,还有另一位客户,潍柴动力空气净化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潍柴科技”)。

  据招股书,2018年,奥福环保对潍柴科技的应收账款余额为1,025.86万元,期后回款为896.57万元。截至2019年6月底,奥福环保对潍柴科技的应收账款余额为945.09万元。由此可推算出,2019年1-6月,奥福环保对潍柴科技新增应收账款为815.8万元。

  若取招股书披露的增值税率最高值17%,剔除增值税,则2019年1-6月,奥福环保对潍柴科技不含税的新增应收账款为677.11万元。

  据招股书,2019年1-6月,潍柴科技系奥福环保的第五大客户,奥福环保对其销售额(不含税)为630.54万元,比上述计算所得,奥福环保对潍柴科技不含税的新增应收账款677.11万元,少了46.57万元。

  然而,在同一份招股书中,2016年,奥福环保对第一大供应商临邑中邑燃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邑燃气”)采购天然气,采购额为768.74万元,比上述奥福环保2016年的天然气总采购额,多出2.21万元。

  据公开信息,奥福环保曾分别于2019年4月29日、2019年8月29日、2019年9月19日先后更新了三次招股书。

  据奥福环保2019年8月29日更新的招股书,2017年,奥福环保采购电力的金额为459.09万元。

  然而,据奥福环保2019年9月19日更新的招股书,2017年,奥福环保采购电力的金额却为498.41万元,比上述电力采购额多出39.32万元。

  而据上述两次更新的招股书,重要会计政策及会计估计变更、会计差错更正以及合并范围变化等因素,或并未造成相隔仅20余日的,两份招股书电力采购额之间的差异。

  客户集中度居高不下,两大客户纷纷出现还款难的情形,而财务数据频频出现前后“矛盾”问题,此番上市,奥福环保或将面临大考。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香港马会开奖资料| 2018香港正挂挂牌彩图| 马会九龙开奖直播| 九龍网高手轮坛| www.700733.com| 财神爷心水论坛资料| 亚洲电视本港台直播| 精碼門| 香港正版挂牌彩图记录| www.887337.com| 救世通天报|